沉睡的牧人菲尔斯鼾声均匀

白日的喧嚣刚一停息,恶狼披上了牧人的外衣, 牧人的手杖爪中提,
腰上挂着一根牧笛, 宽大的帽子压得低。它悄悄地穿过了森林,
为进晚餐走近羊群,它瞅见, 看家狗茹契克已入梦境,它听见,
沉睡的牧人菲尔斯鼾声均匀, 羊儿们紧挨着身子,
一只只排得齐齐整整。它本来可以爪到擒来, 攫取随心, 但乔装打扮
还算不得手段高明, 恶狼还想要显示一下 会说人话的本领,
它呼唤起羊的姓名。正当它要 张开血盆大口,
从林中传来了一声狼吼,牧羊人从梦中惊醒,牧羊狗立即投入战斗
扑向它的死对头,一个挥起棍棒,一个咬住狼的咽喉。恶狼追悔莫及,
太聪明只是枉费心机, 乔装的外衣, 如今成了绊羁, 只落得 声声狼嗥,
把原形暴露无遗。菲尔斯并未多加犹豫,他一把撕下了伪装的外衣,接着,剥下了一张狼皮。

呈君一寓言,言简含深意: 生来是只狼,切莫装狐狸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